2毛

巴萨队蜜以及巴萨队内每个球员的人蜜,最大人蜜还是梅西。
拙劣写手,还在进步

【内梅】朝圣(中长篇 未完结)

13年7月份在贴吧开此坑。

断更了一年多。如今在小a妹子的指引下搬来lofter。

对lofter依然不算熟悉,还在摸索。

能看到这篇的妹子请不要大意地指出2毛的错误。

我就是一条粗笨的贴吧三次元狗啊。

先发第一章试水。说是第一章其实我当时并没有分章节,因为想写个短篇来着,orz。

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在征得内马尔·达·席尔瓦本人及其家人同意后,才敢尽心尽力将这一事实公之于众。并为此深感惶恐。 
若此文有幸被您读到,并肯赏光往下多扫几眼的话。我将负责任地告诉您,往后的文字,较个人体会的不同,可能会因某种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感情,引起大众的不适。并恳请宽容无上的主,赦免我此文为您带来不适后的罪恶感。 
“在纸面上读到这种角度的自传,不得不说的确令我感到吃惊和羞愧。”此处引用内马尔·达·席尔瓦的原话,我到现在还记得高耸在他鼻梁上那个复杂的表情,清晰地映射出他饱受折磨的内心。“可我还是要谢谢你,正是你把我的爱情忠诚并且完整地记录了下来。尽管它不算光彩,而且也可能会给他人带来困扰。但这的确是一部诚实而动人的作品……我想,或许正是你提醒了我,直到现在,我还是那么爱他。” 






——尽管它不算光彩,并且可能会为他人带来困扰。但这的确是一部诚实而动人的作品。 






两千零九年对于内马尔·达·席尔瓦来讲,就像一个充了太多氢气的气球。他能知道自己处于上升过程,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哪怕一个粗糙颗粒的最细微的摩擦,都会让这小心翼翼的攀升收获一个爆炸的结局。 
那时候的巴西天才只有17岁,但是在足球王国里,他已经像一个经验十足的老手。这是上帝赐予他的天赋之一。 
足球在巴西人的眼里早已不是一场游戏那么简单,尽管蹴鞠起源于古老的中国,但高鼻梁深眼窝的英国人和巴西人却将它最早供奉。甚至砌就了比罗马神殿还要宽宏大量的祭台,可供数万人顶礼膜拜。 
内马尔·达·席尔瓦出生在圣保罗州的莫日达斯鲁斯,靠近里约热内卢。这个只有12万人的小城市,除了湿润温暖的气候和底埃特河的日夜奔流,很少有值得他们过分骄傲的东西。或许,发达的农业系统可以算作一个。 
但是如今,那里的面貌已焕然一新。 
作为里奥内尔·安德烈斯·梅西后,接掌足球王国的加冕者,内马尔已经成为了莫日达斯鲁斯这个忠厚城市的代言。尽管我们不得不承认内马尔本人的形象照“忠厚”二字相去甚远。但在它贫瘠细小的镇内,已经可以看到矗立在中心教堂旁边,那扇巨大广告牌上代言人的面孔。虽然有时阳光泼了它满身的白色油彩,但人们早已将他的面孔印在了心里。这就是象征的无数特点之一,也是最浅显易懂的那个。 
就我本人来讲,的确十分偏爱其典型的南美相貌,特别是当它的优点无限放大之际。 
年轻的长脸,并不十分欧洲化的细眼,还有他胡桃木的肤色,都让我痴迷。虽然圣保罗州的人大概如此,但若一定要加以区分,高加索人的后代未免显得过分柔软,尼格罗人的后代五官则显得过分粗犷。而蒙古人是最奇怪的那个,他们得不到上帝的偏爱,却也不是最值得厌弃的那个。而美洲人则是柔软与粗犷的交媾,他们皮肤坚硬,长相却大多俊俏。 
内马尔就是这样俊俏。天生一副好身板,训练服穿在他身上总比其他人来得迷人。并且有长脸尖下巴,也有黑醋栗一样的细眼。 




2009年夏天桑托斯的加盟仪式上,我结识了这个惹人喜爱的小伙子。他那时已经交了个模特当他的女朋友,并时常幻想与其结婚。 
“女人的乳房捏起来都一个样。”我对他说,“若你爱的是这手感,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与她结婚的念头。” 
这句话以后,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读者无需对我感兴趣,在您的心里,我可以只是一个有幸结交了未来足球世界最伟大的球星之一,又寒酸又自命不凡的穷作家。但是这个巴西人却是个伟大的人。他很少抱怨,尽心尽力地踢自己的足球。我看得出来,他爱它,怀着一颗最纯真朴实的心,像母亲对待孩子那样。 
所以后来我在回想起这段感情时,竟然会时常恍惚,总在时光中一遍一遍不停地混淆。再未见过他对谁,像对那个青年一样付出倾巢而动、毫无保留的洪水般的感情。就像他对待他的足球那样。 
所以,疼痛,也是倾巢而出,灾难一样地影响了他漫长的一生。 




整个2009年的夏天,内马尔十分努力。并且荣誉从此如影随形。但他的确几乎从未松懈过。 
我时常在迪雷塔大街上看到他醉醺醺的队友,搂着丰过胸的姑娘出没在灯红酒绿里。街头行为艺术家总戴着一顶揶揄卢拉的黄色帽子,后来很快就变成了揶揄迪尔玛·罗赛夫的鲜艳红色。一切都在与时俱进。 
有时候内马尔会被和他一样大的少年团团围住,一开始他还很羞涩,并且对签名的要求来者不拒。可这情况不出几个月,在他获得巴甲联赛最佳新秀后,人们便很少再看到他稚嫩青涩的脸庞出现在巴西街头。若每次都要应付一大群崇拜者的尖叫,换谁都会疲倦。包括那个他付出全部的年轻人,他更是不擅应付过于吵闹的局面。 
“若我不能顾全一切球迷,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视同仁。”他很认真地对我说过,“一视同仁最好的办法,就是视而不见。” 
那双黑醋栗一样的眼睛里饱含了太多信息。我无法很好的解读,胸口却被他这番话刺痛了一记。 




2010年接踵而至,我一直极力避免提及,但又是这部作品唯一想描述的事件在一步步逼近。 




序曲一般是平静的,接下来的高潮或许才会引人入胜。但是很可惜又值得庆幸的是,在内马尔的世界里,从最初到最末,都在向其他人索取着最热烈和最辛辣的回应。 
从一开始,内马尔对他的赞赏就带着让人无法忽略的热情,但我依然忽略了很久。因为那些千篇一律的赞美和敬意,对于那个远在欧洲的人来讲早已是过多的废话。他是皇帝,是足球世界的主宰者,没有人怀疑这一点。所以我一直把内马尔的反应当做是同行想当然的赞叹,直到有一天,我在酒会上听到他与贝利之间的对话—— 
“你早晚有一天会在欧洲赛场上驰骋,而阿根廷人一定会败在你的脚下。”昔日球王一边吃一块杏仁糖糕,一边居高临下地拍着内马尔的后背。 
“我想我们不会成为敌人。”内马尔热情洋溢地说,“我只愿和他并肩站在同一块球场上。谁不希望一抬眼就能看到世界上最好的那个和你穿着同样颜色的球衣呢?” 
“小伙子,你会超越他的。不消几年,世界第一的头衔就是你的了!”贝利有耐心地听他说完,显然没有在意他的客套话,然后取过酒僮托盘里两杯胖底伏特加,和蔼地递过去。 
“他是历史上最好的一个,甚至超过了您。” 
我注意到贝利的脸像酱猪肝一样紫了起来。桑托斯的主席在远处很大声的咳嗽着。 
后来贝利总是在媒体面前过分地渲染内马尔的才能,这让人非常担忧。谁都明白捧得越高摔得越惨这个道理。但我的朋友本人倒不是特别担心,他还是如往常一样认真地训练、踢球、有原则地和姑娘跳舞。像任何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一样,缺少一个正式的女朋友。 
“嘿,不要因为我的话打击到你,这世上总有一个值得你去爱的姑娘。”我无数次地在包厢里提醒他,让他给对面桌上不停抛媚眼过来的姑娘们送一桌酒,他总是微微笑着向后仰去,细长手指遥举着杯子致敬。紫色的黑灯快速滑过他年轻的脸,那个时候我就会产生错觉,仿佛那色彩融化的不是他的微笑,而是因为悲伤和思念紧紧抿起的嘴角。 



评论(11)

热度(135)

© 2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