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毛

巴萨队蜜以及巴萨队内每个球员的人蜜,最大人蜜还是梅西。
拙劣写手,还在进步

【内梅】朝圣3


南非世界杯对于大部分南美人来讲是一场极致的噩梦,除了本就不抱太多奢望的乌拉圭人。我不想再费笔墨描述巴西和阿根廷出局给这块足球土地带来的致命打击。我目睹一切,疼痛也是毫无时差地击垮了我。我目睹橙衣军团在巴西人眼皮底下疯狂而夸张地跑过去,他们欢呼,庆祝,拥抱,上万次地亲吻国徽。而我的朋友们,只是把哭泣的头颅埋进另一个泪流满面的球员肩上,他们只得彼此安慰,想从本就所剩无几的坚强中多寻些支点。 
内马尔顽强地站起来,走到草地中央去安慰崩溃的卡卡们。阿尔维斯双眼通红,久久站在原地不肯离去。两人在一起拥抱了很久,彼此都大力地拍着对方的肩膀,好像这样就能把疼痛拍走似的。 
第二天,阿根廷也被淘汰。我当时正在跟巴西队凑在一堆儿看他们互相舔伤。酒吧的电视里,梅西哭泣的脸被锁定了很多秒,他被马拉多纳用力地抱住,伤心欲绝。 
“南美足球的灾难。”卡卡凄苦地一笑。 
内马尔突然撇下杯子去了盥洗室。回来后,我敏锐地发现他准是又去哭了一场。当时这没什么,每个热爱足球的人一定有嚎啕痛哭过几次的经历。若上帝眷顾你肯让你成功,就一定先使你尝遍一切心酸,才肯将手伸过来允你亲吻。 
“不要太伤心,按周期来说,南美足球的黄金时代该再一次降临了。”我劝他道。 
内马尔将大肚玻璃杯里的伏特加一口咽下,缓了缓,提了口气好似想说什么。最后却还是叹出声来,继续以伏特加代心里的话,一口咽下。



巴西队回到酒店收拾行装,预计第二天启程回国。我作为一个局外人打算再在南非多呆几天度个小假,顺便观看最后的决赛。当我去跟内马尔告别的时候,在他的房间却找不到人。路过观景窗向外无意一瞥,却发现绿地上坐了个孤零的人影,在煌然的灯火里怔怔地暗着。 
我向他走去,而他始终面朝着不远处阿根廷队下榻的酒店,手向后撑着躯干,潇洒里有一股子落魄劲儿。 
我尽量不发出声音向他走去,脚刚刚踏上柔软的草坪,就听到一声温柔到足以刺痛人心的叹息从他胸腔里迸出,伴随着一个人的名字。 
“莱奥——” 
带着点儿颤抖的尾音,像男人高潮时不由溢出喉咙的嘶哑呓语。我都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在手淫。但他快速地转过身来看见我,一下子哽住,旋即愧笑。羞愧,但是坦然。 
我想他是遇到爱情了,只有爱情可以让人盲目如此。不思前因,不畏后果,无论流言这把枪里装了多少伤人的子弹,他就这样挺胸前迎,任凭舆论将其撕碎,羞辱将其毁灭。若不是后来梅西如此抵御这份爱情。凭内马尔的性格,他一定会让自己的感情裸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就算被钉上火刑架也在所不惜。 
“他不会爱我的。”内马尔先是这么对我说,带着几分揶揄。“他有那么漂亮的女朋友……他不会爱上我的。他有倾尽一切去爱的东西,比如足球;他也不乏一个好情人,比如哈维。所以他怎么可能看上我这个刚刚起色的小卒?我的朋友,你说我是不是异想天开,才会为他夜夜失眠。” 
我刚要慎重同意他的看法,内马尔便闪着黑醋栗一样的眸子兴奋地转向我,一看到他这样燃烧的目光我便得知他接下来的话该有多孩子气:“但是你觉得我会这样认输?我的朋友!每当看到他,我总能想起我的第一粒进球。7岁时,我第一次把皮球踢进街头的球网,但那是个乌龙,没有人过来拥抱我或者与我庆祝,只有我的父亲走过来,蹲下身扶着我的肩膀对我说。内马尔,你做得很好,足球就是这样,只有当你踢错了球门,才知道正确的方向在哪里。”他抬起头像是压抑住眼里的泪水,咬着舌头笑了一会儿后才缓缓地说:“他就是我最正确的方向。” 
我可怜,可叹,可悲,又可爱的美洲朋友啊,让我如何向你们赘述上面那幅图景呢?我几乎是热泪盈眶地、立刻接受了他那份心情。把自己像钙奶饼干一样迅速沉浸到他真诚又粘稠的巧克力杯里,并且由衷地羡慕起莱昂内尔·安德烈斯·梅西。 




邓加给球队放了假,也给自己放了长假。后来听说,他单独去找内马尔,红着眼大力拥抱着他几乎挤断他的肋骨。 
“你是巴西足球的未来,孩子。梅西拯救不了阿根廷,我拯救不了巴西足球,但你可以,你可以啊……我的孩子……” 
我听着内马尔向我复述邓加的话,语气像喝足了甜酒一样溢出东倒西歪的轻浮。“我怎么可能拯救巴西足球,既然莱奥都做不到的话……”他笑着说,给我斟满面前的杯子。 
此时正值南美的酷暑,太阳像毒蛇一样缠在每个人的皮肤上。 
“我与他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内马尔炫耀地将手机拿给我看。单方面热情又冗长的文字出卖了年轻的巴西人。这个良好的关系不禁让我感到焦灼,我的朋友显然表现得过于热烈,以至于让球王的回复都是如此言简意赅,不,甚至可以说是冷漠疏离。 
示例: 
内马尔:桑托斯整个俱乐部都是你的球迷!(我看到这句话后差点一跃而起用水果刀把他捅死,但是看到巴西人天真的笑靥,我就只是切了块苹果放进嘴里。)莱奥,随时欢迎你来巴西度假。哦对了,我去过罗萨里奥两次,都是为了Nike的广告,那是个迷人的城市,阿根廷也是个迷人的国家,我差点忘了我们是足球上的死敌哈哈哈哈哈。再次重申随时期待你来死敌的国家度假,一定要来! 
梅西:我会的,谢谢你。 
我有些僵硬地把手机放在水果刀旁边,把自己扔到一堆沙发靠垫上,打算再也不理他了。 
内马尔低头看着手机,黑眸里尽是星芒一样的碎片。“我会去巴塞罗那踢球的,用我的生命担保。”他笃定至此,倒是叫我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看啊,上帝就在朝圣路的前方,你若不用生命相随,怎衬得上他那万丈光芒。



TBC

评论

热度(73)

© 2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