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毛

巴萨队蜜以及巴萨队内每个球员的人蜜,最大人蜜还是梅西。
拙劣写手,还在进步

【盾铁】What A Wonderful World(内战后 虐)

【盾铁】(内战后 MCU)


Tony Stark还是去过那地方,在未来的十年里。


他认为自己大概还会再去一次。


————————


过了几周,Tony Stark还是下定决心去杀Winter Soldier,Vision分析不出准确的获胜几率,总问他问题。Steve定要与你拼个痛快,可能又得把你胸前那小圆玩意儿给砸个稀烂。


“烂货。你得记住,他徒手不仅砸不烂,还得吃紧地疼几天。”


Tony Stark倒不在乎他是不是多了个敌人,他甚至不在乎这个敌人是不是曾经做过朋友。


终究会变成WAS,所以Tony Stark完全不在乎。


他把盾牌摆在陈列柜正中央,好用来提醒他那天的风快把他耳朵刮下来了。黑豹把他扛回飞机上,Tony听不见黑豹的声音,冷眼看他黑嘴唇上下翻动。倒是乐意不管他是不是真想终止这一切。


Tony Stark看着母亲的脸在雨里像眼白一样虚弱。


“你不能和队长成为敌人。”Vision声音里带着水汽,慢得像车灯射在雨里的光。


“我倒是后悔没早点成为。”Tony Stark说,抱臂瞧着展示柜上的盾牌。上面有伤。钢铁侠瞧着盾牌,右眼青色皮肤下的血液循环不畅。


“Friday,给我模拟出十五套对抗模式,三十套应急模式。” Tony从展示柜前走开,绕过红色的Vision。


“再加上五套致命模式,用美国队长的动作模板。就现在。”他平静地说,背对着Vision和展示柜。盾牌上的伤痕醒目得就像母亲的脸,呼吸困难,太阳穴溢出粗筋,即将爆裂。


Tony Stark在空中飞行的时候,右眼肿胀得比以往还厉害。他这两个月没有在意过那天被冻伤的脸,左臂的偶尔刺麻他也忘得一干二净。而如今他在空中飞行,无人驾驶舱里的手柄小幅度地摆动着。他突然发觉自己的左臂已经失去了知觉,就像几千条血管突然同时萎缩,迅速抽缩成线虫一般的软体。


这感觉一瞬即逝,他再一次感觉到了他的左臂。


距离瓦坎达只剩下二十五秒,Tony Stark花了一秒飞离机舱,来到瓦坎达上空。


他不需要费力气,当他把双脚踏在楼顶平台上时,他看见美国队长穿着便服在电梯井那等着他。


“今晚我就把Vision捏烂回收。”Tony Stark往玻璃门走去,美国队长跟着他走。


“我大概马上就刷一下飞走了。”Tony说,“你最好跟紧点儿。”


“你为什么不回去呢?Tony。”Steve说,他依然紧跟着钢铁侠。“我刚砸烂你的反应堆。”


“它现在已经无坚不摧了,队长。我们的进化能力并不在一个量级。”Tony Stark说。“你用血清,而我用脑子。”


美国队长在他身后站定了脚步。“Tony,我希望你现在能回去。”


钢铁侠举起左臂用手掌把他轰飞,美国队长落在电梯井的右后方,身体先是弹到凸起的碳素平台上,再以一个看上去很疼的弯曲姿势落在地上。


“Tony,你现在还想杀了他?”Steve爬起来,用蓝色眼睛盯着马上就要进入玻璃门的钢铁侠,助跑几步扳住他的肩膀。


“如你所愿,队长,永远如你所愿。”Tony用金属脸对准Steve。


“刚才那一下子真疼。”美国队长说,“别固执了,Tony,他已经选了一条路。”


钢铁侠抬起手臂别开美国队长的手,“我也选了。”


“我不想再和你打一架,好吗。你还没冷静下来。”Steve再次钳住Tony的左臂,钢铁侠并没有立刻感觉到力度,直到他无法离开原地。


Tony想笑,然后意识到自己的脸还在金属后面。“别这样,队长,你这样的话我就没得选。”


“我也没得选。”


“那我就把你也杀了。”Tony说,看着Steve的脸慢慢变成有伤的盾牌。“我没得选。”


美国队长看着那双会射出激光的红眼睛,口干舌燥,鼻子里全是烧焦了的气味。


“为什么?”


“为什么?”Tony终于弯起血液流通不畅的双眼,在金属壳后面露出个笑容。“为什么?因为被掐死的那个不是你的母亲。”


钢铁侠熄灭脸上那个酸疼的表情。


然后用左臂打飞了美国队长,用的是致命一招。直击咽喉,没有延缓手速。Steve从楼顶平台飞出,擦着围石的边缘,从七十一楼掉了下去。


若不是黑豹,他就掉下去了。


钢铁侠遗憾地想,一面转过身走进玻璃门。


TBC


评论(12)

热度(61)

© 2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