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毛

巴萨队蜜以及巴萨队内每个球员的人蜜,最大人蜜还是梅西。
拙劣写手,还在进步

【盾铁】What A Wonderful World 完结(内战后 高虐)

(写在文前的话:改了题目,虽然不一定有人在意但是感觉这个题目更贴切。另外这首歌不是欢快原版,而是OneRepublic的iTnues Session翻唱版,强烈安利,希望可以当BGM听,这个版本听得人心碎无比)


————————



钢铁侠胸前的铁甲向外弹开,一支浓缩氢铀弹飞向冬兵所在的冷冻舱。冬兵闭着双眼,嘴角温和地向下耷拉着。


没有奇迹出现,没有人反应迅速至此。


冷冻舱被炸开,Bucky滑落到地上。Steve向他的躯体扑过去,一面发出割裂空气的短促吼叫声。


Tony Stark想在红女巫来之前解决掉眼前的状况,就在他稍微挪动眼珠的一瞬间,猎鹰对他发射了红外线干扰球以试图束缚住钢铁侠。


“你们都想对付我,是吗?嗯?”Stark被向后推了一个趔趄,他抬起头盯着面前的朋友们——这些麻烦的昔日战友——黑豹的面具仿佛浸泡在悲悯的液体中。


“再会。”Stark轻声道了一句,然后利落转身用手腕放出三系反坦导弹,击垮了美国队长拖着Bucky逃去的退路,巨大的石块摇晃着从Steve头顶落下,断臂冬兵从他手指间往下滑,就像个尚未捏就的石膏体。


一条峡谷般的裂缝从他们脚下迅速横向断开,美国队长和Bucky所处的地面开始往下陷去,Stark冷眼瞧着他们,猎鹰从他头顶飞去救人。


Bucky动了动。


Stark用干扰流刺穿了猎鹰的战甲,他失去动力往下坠落。


Bucky又动了动。


黑豹和鹰眼向钢铁侠发动了攻击,鹰眼的电磁箭就像陨石一样冲着他的胸口砸来。

Stark喷气腾空,箭头碰在他肋骨上,撞击力又狠又稳。


“我本不想对无关人员做些不友好的事,包括那个亲爱的正义使者。”钢铁侠又腾高十五尺,看着美国队长和Bucky以及猎鹰站在正往下崩塌的地面上。


Bucky 从Steve的臂弯里醒来,然后因震动而再次跪在地上。


“……所以,现在,他要把我杀了吗?”冬日战士闷闷地说,嗓音因为生疏而喑哑着。


“看起来是这样。”Steve半蹲着稳住身子,猎鹰在他身后翻了个个儿,金属翅膀刮擦着地面。


“……说真的,我并不介意。”冬日战士抬起头,脸色苍白地看着半空中一动不动的钢铁侠。“如果这能让你停止愤怒的话……”


楼面跌落到下一层,断裂的钢筋和大理石块将他们淹没,但这程度并不足以使他们受到不可愈合的伤害。


鹰眼已经放弃攻击,他跪在高一层的断崖上,伸头望着队长他们。


“红女巫在这种震动下还能睡得香?”他向下喊道,一面抬头剜一眼钢铁侠。“喂,我说Stark,你把这幢楼毁了后能开心些吗?你还差五十多层要劈呢。大家差不多都累了。”


鹰眼说得恳切,钢铁侠听得真切,于是Tony Stark的百骸也突然涌起了一堆尝起来像放射性垃圾般的疲惫。他通常称这种疲惫现象为“放射性垃圾”,因为这种疲惫总带点儿甜丝丝的痛感,就像喉头充血一般,会迅速放射向他的四肢,令他大脑皮层产生疼痛感,然后再让他的心脏部位产生钝感。


钝感总死得要慢些。


他的右眼疼得快瞎了,而左臂却轻得像塞了一堆云彩,轻飘飘地,在空中飞着。


钢铁侠张开嘴,有液体从他鼻子里流出来使他呼吸不畅。他抬起铁手揩拭,却似乎总也擦不尽。


他看到美国队长仰起脸看他,那张白色的脸上有一双忧虑的蓝眼睛,那双蓝眼睛里有一个坦然的钢铁躯体,那个红色躯体里有一只正在流泪的鼻孔,流啊流,总也流不尽,揩不完。


——They Are Really Saying I Love You——


——What A Wonderful World——


“你曾经是我父亲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队长。”钢铁侠抬起右手,手腕处的热感令他惆怅。“我很遗憾看到你的朋友被杀死,被你身后那个将死之人。”


鹰眼举起箭瞄准他的腕部。


“我从未将你当做过昔日好友。Tony,”美国队长说,“直到现在,你也是我所珍重的朋友。”


“所以为你珍重的好友做些什么吧,队长。”


Stark张着嘴大口喘气,液体流进他的口腔,他的舌苔向他的大脑传递着甜丝丝的腥气。并且使他的喉头冒出气泡,这声音令钢铁侠忽然微笑了一下,或许并不是因为它可笑,而是他看到美国队长突然住了嘴,只是阒然看着浮在空中的Stark。


Tony笑着,因为看到露出这幅表情的美国队长,这令他又开心又痛苦。


鹰眼绷紧了他的弓弦,猎鹰摆好了防备的姿态,冬兵跪在地上以手撑地,美国队长站在废墟上,一瞬不瞬地看着钢铁侠。


而钢铁侠,脚部喷射出蒸汽,平稳地停在半空,举起右手,蓄势待发。


超级英雄们就这样彼此对峙着,静默并且傲岸。


————————

直到新的超级英雄诞生,旧的超级英雄死去后。黑豹也仍记得今日这场景,记得那个誓要复仇的钢铁侠,以及那个笃定他会心软的美国队长。

————————


“你可以杀死我,Stark,如果这样可以让仇恨停止蔓延的话。”冬日战士虚弱地跪在地上,美国队长挡在他身前。


“Hey,Steve,你是否还记得我们联盟的名字?”钢铁侠无视了Bucky,又问道。


美国队长一言未发,仍在用他美丽的蓝眼睛仔细看着钢铁侠。他看着他,就像在审视一件陌生的并且无法被打碎的玻璃制品。


然后,他无声地张了张嘴,像是在妥协也像是嘲笑——哦不,美国队长向来不会嘲笑任何人,不,不会,就连对家暴者也不会。


“Tony。你该早点问我的。”他几不可见地偏了偏头,“我会答应你,肯定会。”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猎鹰艰难地站直身子,“这个混蛋折腾够了?”


Steve转身把冬日战士拉起来,他的轻松表情令两人又愕然又欣喜。“Bucky,你二次冷冻起来前得记住,请再也不要把自己的灵魂交给任何人,哪怕是为了我。”


冬日战士略惘然,他认为这仓促的一切快结束了,于是攥紧了美国队长的手,两人坚定地握了握彼此。


钢铁侠缓慢地放下手臂,绷紧的肩胛骨肌肉也随之沉落。他仰首看了看天空,发现云层已开始变白,远处有消防车的声音隐匿在沉睡的呼吸中难以辨认,而他鼻中的液体也开始逐渐干涸,不再汹涌地淌进嘴里。


他活动着左手——他想活动左手,但是左手在哪都不知道,或许已经融化在变白的云层里,随着气流四散奔逃而空了。


他腾空向上飞去,不断地向更高处飞去。身下的高楼逐渐裂变成细胞,超级英雄们变成几颗灰尘,一朵又一朵他的左手被撑破撕裂,天际变成了一条粉红色的线。Tony放缓了速度,感受到些微寒意,而这使他冷静了不少。他盯着粉红色的天际线——云海把它涂抹得不太分明——白色波浪向他翻滚着涌来,随之卷来的还有Vision。在寡淡的色彩里,Vision清楚得就像一道伤口。


他看见Vision出现在眼前向美国队长抛下盾牌,盾牌上有黑豹的三道爪痕,就像母亲被扼死那天出现在她太阳穴处的三根青筋。钢铁侠停留在山呼海啸的风云中,平静地看着盾牌坠下。是,Tony并不怪他,因为总得在绝境出现个捅刀子的人才对嘛,这才是那个伤痕累累又死不认输的Tony Stark剧本。无论这个刀子是他的创造物还是他的朋友所捅,毫无差别。

 

盾牌落在地上的声音就像凯迪拉克撞碎在山崖上的声音。


“Stark!!!”


——Stark靠着车门缓缓滑下,雨水浇在他的头上,他的头发像枯草一样衰败。在他身后有个女人被扼死。Stark微微张着嘴,雨水灌进他的嘴里。身后的Stark在咳嗽,呻吟,然后死去。


钢铁侠扭过身,循着声音的来源冲刺下去,一面举起右手。美国队长并未拿起嵌在地上的盾牌,他看着Stark,伸出一只手。“Stark!!!”


“Sir!美国队长无法承受本次伤害总量……………Sir!…………”


数十枚三系反坦导弹同时穿透了他的胸口和脖颈,海啸般的毁灭力量被他中和,队长尚未来得及合眼就向后仰去,倒在冬日战士的脚旁。


Steve向后仰去,没有疼痛,只是感觉脖颈上的大动脉烫得厉害。他看着遥远的Stark变成更遥远一点的Stark,有那么一瞬轻微的后悔。


——又得让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那幢大房子里了。


无数的人跑向他,包括像炮弹一样俯冲下来的Vision。Bucky把他扶在膝盖上,所有人都向他跑来,甚至Tony Stark……哦,他还留在上面,一动不动。


“你能躲开,可是你没有。”Bucky看着他,“你没有躲开,Steve,你没有用盾牌保护自己。”


队长发现说话需要的力气也在流失,但还是艰难地张开了嘴:“那是Stark的盾牌,我怎么能拿Stark的盾牌阻挡Stark的攻击呢?”黑豹扑在他跟前,“你需要输血Steve,并且依然需要血清。你的失血速度早已超越了造血速度的千倍。”


“不,这不重要,国王陛下,不需要再多的血清了。”队长抬起手看着自己迅速萎缩的皮肤,然后又抬眼看了看空中的钢铁侠,Vision站在外圈,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有些难过。“我放弃了盾牌,也失去了力量,可是这都不重要。”


“Vision,”队长感觉嘴角已开始抽搐,他明白他的皮肤正在枯萎凋零。“你得向我保证,别让他从此被遗忘。”


他透过人缝看着天空,逐渐落败的视力开始变得模糊,天已经开始发亮,白色的光线变得比刚才要清晰。钢铁侠还待在原地,也低头看着他。


“队长,你认为你做了一件大善事吗?”Vision俯下身,将脸贴在他枯萎的双手上。“你再一次抛弃了Tony。”


Steven Rogers不会再回答这个问题了,因为他已经闭上了蓝色的双眼,那双眼里还剩着那个留在空中的铁人的残像。


Tony Stark看着躺在Bucky腿上的Rogers,看着他一点点皴裂,耳朵里听不到任何声音。如同几年前在纽约上空怀抱核弹,冲破时间与生死时耳朵里响起的空茫。那声音比一切都寂静,也比一切都庞然。放佛整个宇宙都曾为之振响,然后被双巨手轻轻一拢,诞生在真空外的声音被尽数握住,纳入口中。


从此再也没有那个声音可闻入耳中。


他落向地面,冬日战士抬眼看他,Bucky双眼血红,就快要流出到皮肤上。他一跃而起——Steve滑了下去——将钢铁侠撞倒在地。


Stark将冬日战士摔出,一面举起手对准他胸口。Vision挡在他们之间,黑豹在远处冲他喊着什么,Bucky飞出去撞在废墟堆里失了动静,鹰眼绷紧弓箭连射到他昔日反应堆。可是Stark什么也听不到,他不耳鸣,只是单纯地接收不了声波。


他走到队长身边,打开头盔,露出自己的脸。


“Sir,已检测不到生命体征,这是一具尸体。”Friday说,声音又出现在他耳朵里。“美国队长,Steve Rogers,已确认死亡。”


Tony转过头来对着茫然的超级英雄们,黑豹看到他眯着右眼,成片淤血已变成黑色,正刺痛着他疲惫的脸。“Tony……”


Stark又举起右手对准躺在废墟里的冬日战士,在发射出致命炮击之前Vision扳住了他的手腕,炮弹向破碎的天空飞去,玻璃楼顶崩塌不了多余的东西,只得摇晃两下以示歉意。


“Tony,有什么用呢?”Vision说,一面扳住他的手,钢铁外壳发出承重的吃力声。“冬兵永远失去了这个世界上的至亲之人,你们打平了,Tony。”


“他从此将会和你一样痛苦,而死亡会结束他这份痛苦,所以Tony,你不用再乱发慈悲了。”Vision握住他的手,看着他无法睁开的右眼。“这将是一个多么美妙的世界。”


What A Wonderful World——————


Stark走到美国队长身边,蹲下来看着他枯朽如同断枝般的躯体,然后把手覆盖上他的额头,接着滑过他的胸膛,停留在他干枯的手指上。钢铁侠心脏擂动的速度振响了他的铠甲。他看着他灰色的眼皮,那里面裹藏着一对美丽的蓝眼珠。


Stark的心脏如同雷鸣一般擂击着。


如同一根被快速弹奏而老化许久的琴弦。


Stark握着Steve的手,摩挲着他坚硬的手指,想用它再轻轻拨一下那根萌生退意的琴弦。


他听见Banner博士和Natasha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急促并且带着彷徨。然后感觉到左臂逐渐流淌起一股温暖又甜蜜的热流,这热流将缓慢地涌向他的反应堆。


那里已经冷了很多很多年了。


“这里将会诞生一个多么美妙的世界啊,Steve。”他轻松地说,攥紧了队长的手,胸口正传来融化的舒适感。



FIN


(怕没人吃文前安利所以文后再发一遍。请听OneRepublic版本的What a wonderful world 他们的这版翻唱与之前所有翻唱风格都不一样。)

(这么写虽然OOC但是不知道会不会被追杀,评论不撕谢谢。)

评论(5)

热度(46)

© 2毛 | Powered by LOFTER